第77章 说书人

桑雀感觉到老妈的强烈渴望,她看向放在桌上的青铜令牌。

“说书人是九歌的成员,我亲生母亲也是,说书人在东阳县出没过,东阳县距离我现在住的驿站还有一日的车程,有这面青铜令牌,我应该可以跟他接头。”

桑晚拿起青铜令牌,“如果按照你想的,诡王朝的山鬼跟现代的山鬼有关系,这个九歌应该跟现代也有某种联系,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《楚辞》中的九歌篇,一共十一首祭神乐篇,描绘了九位神明。”

“目前我们对诡王朝的了解有限,先不做过多推测,令牌我一会拓印下来,有空找找相关资料。去找说书人的事情如果觉得勉强,或者有危险,一定要及时抽身。九歌是被镇邪司通缉的邪教,你要小心别被镇邪司盯上。”

桑雀叹气,“我还打算,等我到了望山城就加入镇邪司,先搜集资料,努力提升自己,之后再去盛京找哥哥,结果现在我先成了邪教徒。”

桑晚轻声道,“或许这也是你亲生母亲不把一切告诉的你原因之一,让你白纸一张,有机会用你自己的视角去慢慢了解诡王朝,再选择你想要加入的阵营。而不是把九歌的一切直接灌输给你,让你有先入为主的印象,影响你的判断。”

桑雀心脏震了震,从未想过亲生母亲故意做谜语人,还能有这种理由。

偏见是一座大山,会遮蔽人的视线,看不见山后澄明坦阔,又让人理所应当的认为,那里全是泥沼沟壑。

桑雀认真地点头,“我知道了妈,既然东阳县距离近,我就先去找说书人,先去了解九歌,之后再一路去望山城了解镇邪司,找哥哥的事情从长计议,最起码也要等阴童进阶,我能踏入九幽第四层,成为鬼级强者再去。”

桑雀又开始发愁阴童进阶仪式的问题,心里骂了无数遍熊孩子!

桑晚道,“不早了,你抓紧去睡一会,在家里你能睡得安稳些,妈妈再把这些东西整理下。”

桑雀去睡觉,桑晚又重新看了一遍严道子那些信,尤其是后面附加的那页,他们不知从何处找来的,说书人未完成的故事手稿。

无头无尾无名,只有几句开篇似的话。

【列位看官,静坐看茶,且听鄙人讲述一段古宅旧怨,说的是那复归故里之人,命运使然,躲不及也避不开的一段诡谲经历。那日,风云突变,大雨倾盆……】

除了这几句话,后面就是大片空白,让人无法推断这是个什么故事。

对于说书人的能力,桑晚确实十分渴望,因为她感觉,这种能力可以让她帮桑雀做更多事情。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